浙江工业大学律师学院刑辩分院 >> 成果共享 >> 【刑辩大讲坛】第二讲:叶新杭――从司法实践看刑事立案、强制措施以及移送审查起诉中有关证据和实务问题

【刑辩大讲坛】第二讲:叶新杭――从司法实践看刑事立案、强制措施以及移送审查起诉中有关证据和实务问题

2014-12-02 12:06:20来源:原创阅读:1704次

    一、立案、侦查、强制措施的证据证明要求差异暨相关实务问题
    (一)立案、侦查、强制措施的证据证明要求差异
    立案、侦查、强制措施里面,证据的证明标准客观上来说是有差异存在的。“立案”,应当是主观的一种判断――“发现”和“认为”,而“强制措施”中对条件的把握都加上了证据证明,同时还附有刑法中的一些条件。到最终移送审查起诉,条件则更加明确,要“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这比前面的证明标准应当说更进一步,这三者的证明标准呈现递进关系。
    (二)证明差异引申出来的有关实务问题
    1、立案一定要追诉。以“立案”为例,部分公安机关“立案一定要追诉”,也就是所谓的“不破不立”,尤其是在经济犯罪里面。这个问题既表现在对刑事犯罪进行穷追猛打,同时也体现了公安机关过于谨慎。
    2、对刑事案件立案标准掌握不一。以“盗窃罪”为例,说明了立案与起诉数额标准不一致的问题。另外,对于非量化的“情节严重”、“严重后果”这一类标准,立案的时候往往没办法判断,客观上造成了立案标准不统一。
    3、对社会治安形势的评估,过分依赖于刑事案件的破立案数。有些地方会根据立案数的需要,进行一些所谓的“宏观调控”,造成大量的立案数量统计失真。究其原因是因为对刑事案件的立案数,有所谓的考核、评估。部分民警为了考核、评估对立案数进行了一些虚假处理,造成数据的失真。
    4、刑民交叉对立案的影响。刑民交叉案件立案的原则:除了本身的逻辑关系要求刑事和民事有先后之分的,大量此类案件,应当“以先行受理为原则”进行处理。
    (三)解决上述问题的对策
    1、统一刑事立案标准,尽可能以起刑点标准衔接立案标准。除了现有规定之外,大多数的案件应当把刑事立案的标准跟起刑点进行衔接,否则会造成刑事立案跟后面的起诉、审判相脱节,会造成侦查工作的被动。
    2、强调严格立案程序,规范执法行为。主要强调几点:(1)强调首接责任制,严格受案登记,避免推诿;(2)规范内部管辖,明确办案主体;(3)用好初查程序,提前证据固定。
    3、规范撤案。对事的话叫做撤销案件,对人的话叫做终止侦查,检察机关对于终止侦查的案件,予以撤案监督。
    4、关于证据规格的问题。证据规格实际上是说不同的案件你取证取到什么地步。客观地说,这个证据规格,它肯定不是一个静态的某个规格能够衡量的,而必然是不同的案件根据不同的构成要件,它是一个动态的标准。
    二、从典型的具体案例看司法实务的证明问题
    (一)关于“零口供”案件

    1、“零口供”案件法理基础:第一,现行采用“行为推定,证明认知”的模式;第二,刑诉法修改后,从“口供中心主义”向“证据中心主义”的转变,为“零口供”案件办理提供了一个契机;第三,间接证据的印证和补充作用逐渐地向独立的证明作用转变。对于间接证据的取证要求,可能也会随之提高,取证规范性也会加强。
    2、“零口供”案件间接证据运用规则。“正向证明要求”是指有罪证明中,证据的锁链应当一致,不能有矛盾,而“反向证明要求”不求体系性的证明,只要针对无罪证据作出一个合理的解释或者排除。否则,“正向证明”过程会被中断。
    (二)具体案例分析
    1、案例一:某合同诈骗案。该案主要涉及到主观占有目的推定问题,办案民警通过相关证人证言、书证分别证实了犯罪嫌疑人的“逃匿行为”以及其“无能力履行合同”,同时,对其“反向证明”予以反驳。
    2、案例二:某强奸案。该案的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的两方证据存在对抗情形。办案民警通过对外围证据的获取,以及让双方自由、多次对细节描述的方式排除了嫖娼可能性,最终认定犯罪嫌疑人实施过强奸行为。
    3、案例三:某强奸案。该案中,办案民警主要通过使用“视频侦查”以及同一性认定等方式,使得几乎为“零口供”情形下,排除了他人作案的合理怀疑,并锁定犯罪嫌疑人。
    4、案例四:某强制猥亵案。针对该案侦查过程中的出现的三个问题,办案民警通过现场勘验、被害人细节性的陈述、犯罪嫌疑人隐蔽部位体表检查、被害人性防卫能力的鉴定,充分运用了审讯技巧,使得该案最终得以定罪量刑。
    5、案例五:某外国籍轮船涉嫌走私案。本案主要涉及四个问题:“初查”的合法性问题、“隐匿身份”侦查的法律支撑以及相关人员的底线义务原则、“技术侦查”证据单独使用原则以及何为“警察圈套”。
    6、案例六:某抢夺案。该案中,检察机关认为在赃物无法追回的情况下,对其估价是无法认定,最终在移送起诉之时,将没有追回赃物的价格通通扣掉了。
    7、案例七:某扒窃案。该案的争议焦点在于什么是“扒窃”行为,何为“贴身放置”,放置于包中的财物是否属于“贴身放置”?该案中,办案民警认为所谓的贴身放置,应当包括当事人对这个财物有意识地加以紧密控制的状态。
    8、案例八:某嫖宿幼女案。该案的主要争议焦点在于犯罪嫌疑人在主观上是否明知被嫖宿人员未满十四岁,双方证据存在对抗的情形。公安机关认为犯罪嫌疑人对对方不满十四周岁是放任的心态。而检察机关则认为,应当是采取谨慎的态度,只能按照有利于当事人的原则处理。最后这个案子因证据不足,存疑不起诉。
    9、案例九:陈某非法买卖枪支案。该案中,办案民警误解了铅弹数量单位,同时,对于应当收集的证据未予取证,导致关键性的证据没有获取,使得案件存疑不诉。
    10、案例十:某抢劫杀人案。该案,因为办案民警严格按照命案办案要求,及时启动初查措施,且没有拘泥于“大额”的要求,发现了被害人被抢劫的事实。同时,法医在犯罪嫌疑人交代犯罪事实的基础上,依然进行尸检,从而发现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强奸了被害人的犯罪事实。
    11、案例十一:某盗窃罪。该案主要涉及到一个追诉时效里“逃避侦查”理解问题。公安机关认为以事立案的过程里面犯罪嫌疑人不明的,就视为广义上的“逃避侦查”,也就是说不受追诉时效限制。而检察机关认为,除非有明确的证据证明犯罪嫌疑人有积极主动逃避侦查的,否则受追诉时效的限制。最终,该案采用了检察机关的观点。
    三、我省公安机关刑事案件审核机制的改革情况
    我省刑事案件审核机制,此前推行的是“侦审合一”,将预审职能内置于刑侦部门,不能起到中立、严格的审核作用。目前主要由独立的、不隶属于侦查部门的法制部门进行审核要求法制等专门部门要从受案立案开始,对案件重点环节加强全流程质量监控和法律审核,按照“侦查与审核相分离”、“加大刑事审核专门力量建设”等基本要求改革刑事案件审核。
    具体流程:刑事案件审核职能交给法制部门或者单设的预审部门,实行统一审核,统一入口,全面加强案件质量管理。其主要是通过五级审核:主办人员――专(兼)职法制员――办案部门负责人――法制部门――分管法制局领导。目前对刑事案件的审核机制强调一个“双审核”,“双把关”,既要翻阅卷宗材料等,还需通过审讯犯罪嫌疑人、核实证据材料、听取律师的意见并核实、记录在案或附卷,就案件的实体和程序全方位地提出审核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