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江工业大学律师学院刑辩分院 >> 成果共享 >> 【刑辩大讲坛】第八讲:金子明――合同诈骗罪司法认定中的疑难问题

【刑辩大讲坛】第八讲:金子明――合同诈骗罪司法认定中的疑难问题

2015-04-29 16:15:38来源:原创阅读:1506次

    一、合同诈骗罪易引发争议的原因分析
    (一)非法占有目的难以认定。因为非法占有目的是人的主观心理状态,需要根据行为人的客观行为进行判断。
    (二)司法机关工作人员的世界观、人生观不同。侦查、起诉、审判人员所处阶段不同,对该罪名的看法存在分歧,从而造成法院审理难度很大。
    (三)法律规定过于简单。对于该罪名的法条规定,目前仅《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24条、1996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印发的《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若干问题的解释》的通知、2001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印发《全国法院审理金融犯罪案件工作座谈会纪要》的通知的相关规定。
    二、合同诈骗罪司法认定若干疑难问题
    (一)如何认定合同诈骗罪中的合同
    1、合同诈骗罪中合同的特点
    (1)必须由平等主体签订;
    (2)内容必须具有市场秩序属性;
    (3)有形性;
    (4)犯罪指向上具有侵权和破坏性;
    (5)广泛性。
    2、合同认定上常见的疑难问题
    (1)以真实担保骗取贷款。被告人在没有偿还能力的情况下,有骗取银行和担保人的概括故意。司法实践中,基于稳定法律关系考虑,如果金融机构没有向担保人追偿的,认定为贷款诈骗罪,银行是受害人;如果金融机构已经向担保人追偿的,则认定为合同诈骗罪,担保人是受害人;
    (2)以租用名义占有租赁物,将租赁物转租收取租金。此类案件的受害人只能是租赁物的所有人,犯罪对象是所有人应收取的租金;
    (3)不动产也可以成为该罪的犯罪对象;
    (4)骗租汽车用于抵押贷款。被告人骗租汽车的目的是骗取贷款,骗租汽车的行为是手段行为,骗取贷款的行为是目的行为,二者具有牵连关系,一般将较重行为定罪处罚,并把汽车价值作为犯罪数额;
    (5)既骗取劳务又实际套取现金。该类案件,被告人实际骗取的是下一家雇佣公司为他提供的运输劳务。因此,犯罪对象是雇佣公司,犯罪数额为雇用公司运费;
    (6)通过成立公司骗取中介公司资金用于归还法院执行被告人的债务。如果法院仅冻结款项,被告人没有间接占有款项,仅能认定为未遂;如果法院把资金划拨走,分两种情况:若未进入到分配程序,法院裁定中止或者暂停执行的,认定为未遂;若已进入到分配程序,则认定为既遂;
    (二)如何认定合同诈骗罪中的诈骗手段
    认定诈骗手段应具备三个条件:第一,有虚构事实、隐瞒真相的主动欺骗行为,该行为由被告人主动做出且足以使被害人产生错误认识。虚构事实、隐瞒真相有时候内容不一样,但多数情况二者内容是交叉的,虚构了事实往往就隐瞒了真相,反之亦然;第二,被害人有处分财产的错误认识;第三,被害人已经交付了财物。
    1、虚构合同主体,以虚构的单位或者冒用他人名义签订。虚构、冒用的特点是虚假的身份。
    2、虚构合同担保,以伪造、变造、作废的票据或者其他虚假的产权证明作担保。其中,人的担保也可以构成本罪,因为人的担保归根结底为物的担保。
    3、没有实际履行能力,以先履行小额合同或者部分履行合同的方法,诱骗对方当事人继续签订和履行合同,也即以小博大。司法实践中,以大搏小也可以构成合同诈骗罪。
    4、收受对方当事人给付的货物、货款、预付款或者担保财产后逃匿。逃匿是否要带着财产,这是个有争议的问题。
    5、以其他方法骗取对方当事人财物。司法实践中,这种情形适用得越来越多,但兜底条款适用必须跟前四项内容的特点相符。
    (三)如何认定合同诈骗罪中的非法占有目的
    从刑法理论上讲,非法占有目的在司法实践中是依靠推定加以认定,也就是从客观行为推定主观上是否有非法占有目的。目前,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除上述法律的相关规定外,司法实践中,法院审理还存在以下认定标准:
    1、没有履行合同能力却故意夸大,骗取对方信任签订合同,合同签订后又不积极创造条件避免损失。
    2、起初确实为解决一时困难采取诈骗手段与对方签订合同,但有能力归还后依然不还;
    3、收到对方财物后,不按合同签订的内容履行,将财物用于炒股或者其他风险投资;
    4、拆东墙补西墙。
    司法实践中,对非法占有目的的认定要综合判断。